中国风俗

1947年秋,钦俊德经香港乘海轮去欧洲,大热炎天,海轮经过赤道,他给家乡亲人写回来热情洋溢的信,以为实现自己把西方的科学技术学回来建设祖国的夙愿,指日可待了。
穿越印度洋,通过苏伊士运河,在地中海的意大利那不勒斯登上欧洲大陆。由于二次世界大战的胜利,中国是战胜国,又被称之为“五强”之一,所以当时意大利的罗马教皇接见了大战后第一批去欧洲的中国留学生,并与之握手,受到教皇的款待,这也使钦俊德受到鼓舞。
到达荷兰之后,荷兰人还是第一次接待中国派去的留学生,所以钦俊德也很受欢迎。他在荷兰首都阿姆斯特丹大学研究院主修昆虫生理学。边搞研究边写博士论文,校方为他配备了一名女研究人员,作他的助理。
当时的国民党政府,把公费留学生派到外国之后,很少照顾。由于钦俊德治学态度严谨,科研成果显着,人缘关系又好,所以阿姆斯特丹大学对他格外优待,不但不收学费,还发给他生活费。

1942年燕京大学在四川成都复校时,他应邀赴成都当助教。

高天碧透,良田万顷。在祖国大江南北,绵延着丰收的景象。一位年逾八旬的老人,历经半个多世纪的风雨,与这片土地相依共存。他就是中国科学院院士,昆虫专家钦俊德。
昆虫包围的世界
钦俊德,1916年4月出生于湖州市安吉县安城。安吉钦姓始于宋时钦德载,原系蒙古族,虽以后世代与汉人通婚,但后裔身上还存在蒙古族遗传因子:钦俊德身材高大,鼻梁也挺高。
钦俊德幼年时生活在安城城郊的村落里,前门面对建于南北朝时期的古老的灵芝塔,后门便是发源于天目山麓的西苕溪。屋前屋后都是高大的橡树和密茂的竹林,草木丛林便是昆虫的安乐窝,夜晚睡在床上都可以听到各种昆虫的鸣叫,有的像织布,有的像弹琴。特别是秋天的晚上,昆虫叫得特别起劲。单家独户的,家里又没有与钦俊德年龄相当小伙伴,那些金铃子、叫哥哥、萤火虫就悄悄地趁机填补了这个位置。所以说,这位未来的昆虫学家从小就生活在一个被昆虫包围的世界里。
有一次,钦俊德拿着一把小刀,在桑地里挖地蚕,一不小心,将自己右手的大拇指切断了。他的右手大拇指从此少了一节,这多少给后来的学习和工作带来些不便。但那时在安吉县城中山小学上学,他是一位品学兼优的学生,受到校长和老师们的赏识。
惟一的兴趣
小学毕业,钦俊德考入位于湖州海岛的东吴大学附中,他当时喜爱学习平面几何,说:“因它能提高人的思维能力”。初中毕业后考入嘉兴的秀州中学。虽离家远一些,但他很喜欢这所学校,在此打下良好的学习基础。当时他家要负担他到外地读书是很不容易的。在高中时其父病故,由一位上了年纪的老祖母当家,母亲带着弟妹忙于家务,家境并不宽裕。幸亏他在嘉兴秀州中学读书时成绩始终名列前茅,高中毕业后便留在母校任教,教初中动物学和植物学,使他大有长进。

1950年,钦俊德写出了博士论文,一发表就得到国际上的承认和好评,并获得博士学位。美国立即去电聘请他去明尼苏达大学任荣誉研究员,进修昆虫生理学。
恰好这时祖国已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新中国成立了!旅美的中国科学家们都受到了极大的鼓舞,不顾美国方面种种阻挠,纷纷响应周恩来总理的号召,回国参加社会主义建设。

1944年钦俊德到昆明西南联大,进清华大学农科研究所任助教,直到1945年抗日战争胜利。
在荷兰留学
抗日战争胜利之后,国民政府教育部举行一次公费出国留学生考试,全国录取留欧美学生200多名,钦俊德考取了动物学,被分配去荷兰留学。但他没学过荷兰语,出国之前,他回到安吉,一个暑假把自己关在楼上自学荷兰文,连饭都由家里人送上去吃。只有两个月,9月他去上海荷兰领事馆办理出国手续时,已能与荷兰领事会话了。

1940年在东吴大学毕业后,钦俊德又考入北京的燕京大学研究院攻读实验动物学,直到1941年太平洋战争爆发,燕京大学停办,于是他到安徽屯溪,在新成立的江苏临时中学任教。
在此期间,每年寒暑假,钦俊德回家来安吉,都去拜访亲朋师友,他总是利用一切机会,搜集生长不良的草木树叶,用来观察研究病虫害。
有一次,在去堂叔钦子汶姊家的羊棚岭小山岗上,堂叔一面为他寻找有病虫害的小树叶,一面问他:“人家说‘学好数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这昆虫学有什么学头呢?”他笑笑回答:“昆虫和人类的关系可密切呢!虽然有些昆虫是人类的朋友,或替人们生产有用的东西,或帮人们消灭害虫,或传授花粉增加籽实产量,但许多昆虫是人类的敌人,它们毁坏庄稼、树木、房屋,有的还危害人体健康。所以人类必须设法把害虫消灭掉,使益虫繁殖起来。”
钦俊德如此专心致志地研究着昆虫。当他看到轻捷的燕子像黑色的闪电在稻田上掠过;听到遍野的蛙声像连绵不绝的闷雷在晴朗的夜晚震响;他就想到它们是在帮助农民从害虫的口里夺回粮食。他也愿意像那燕子和青蛙,为人类在与大自然的搏斗中作出一点贡献。
由于钦俊德学习专心,成绩优良,得到当时燕京大学老师的赏识。

1943年钦俊德曾与燕京大学生物系的刘承剑老师到西康采集两栖类和昆虫的标本,从成都经雅安到达康定,骑马翻迁许多山来到当年红军经过的高原草地,最远到达甘孜。

1951年春天,钦俊德与首批归国科学家一起,放弃了当时在美国可享有的优厚待遇,搭船横渡太平洋回国。一到香港,受到新中国教育部热情接待,按照周总理的指示,先在广州参观,然后乘火车到上海。

1938年他的同学经金华、丽水、温州,乘船到上海。不久,同学捎信告诉他,东吴大学将在上海复校。那年暑假他来到上海,依靠梁士诒奖学金继续学业。

1936年钦俊德考了东吴大学,也考了浙江大学。两校考取后在报纸上看到进入苏州东吴大学,能获得当时的梁士诒奖学金,每年发大洋三百元。于是选择苏州东吴大学攻读生物系。次年抗日战争爆发,东吴大学迁至上海。9月东吴大学又搬到湖州开学。一个多月后,战争局势变化,湖州也不安全,东吴大学只好暂时解散。他带了几位家在上海的同学回到安吉故乡。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