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鱼王凌虚

面前铺陈着凌虚先生的金鱼图,我仿佛跟随着他进入了一个崭新的艺术世界。
我早就想一睹这位艺术大家的风采。2001年10月金秋,风和日丽,我们来到苏州桃花坞凌虚先生的家里。83岁的凌虚,现每日伏案作画,社会活动多多。
门铃响过,凌虚先生亲自开门,向我们晚辈作揖问好,待我们坐定之后才落座。
将国画坚持到底 大凡有杰出成就的人,都有一段坎坷的经历。
凌虚先生走过来的几十年人生之路,是坎坷不平的。所以,我怀着人之常情,从走进这扇门来,就十分小心。但话题还是落在了他的学艺道路上。“从你的经历,告诉我们,成功的奥秘是什么?”我问。凌先生说,干任何事情都要有坚韧不拔的精神。宋朝苏轼说过:古之成大事者,不惟有超世之才,亦必有坚韧不拔之志。
不错,凌虚学书画,一干就是60年,其中的艰辛不言自明。
凌虚,号万顷,别名碧浪野叟,1919年生于浙江湖州。从小家居在山清水秀的碧浪湖畔,终日与花鸟草虫为伍。凌虚自幼丧父,是母亲一手把他拉扯大的,母亲出身书香门第,知书达理。由于生活的重负,只好将8岁的凌虚寄居在外祖父家,但是,她仍尽力给孩子许多关爱,尤其教给他如何做人:“要有志气,凡事要分清是非好坏,做个有用的人,否则对不起你地下的父亲!”母亲的告诫、艰苦生活的磨炼,使凌虚自幼养成“嫉恶如仇”、“爱憎分明”的品性。13岁,凌虚进浙江路仲丝行当学徒,不久因脾性刚强,被老板踢出门外。于是他饮恨立志,发愤图强,潜心国画艺术。
1940年秋,凌虚从上海新华艺专毕业。与上海画坛名流邓散木、白蕉、吴仲熊、郑午昌、唐云等一起从事绘画、书法研究、卓有成就。不久,在上海八仙桥基督教青年会举办了他的第一次个人画展。展出作品有山水、人物、花鸟、虫鱼等,题材广泛,且能书、诗、印,显示出多方面的艺术才能。展品中有一幅题为《卖油炸桧者》的人物画格外引人注目,为人们称道。“油炸桧”即“油炸卖国贼秦桧”。此画作于抗日战争艰苦时期,汪精卫之类正卖国求荣步秦桧后尘。此画暗讽卖国贼汪精卫之流,道出了广大人民坚决抗日之心声。
解放后,凌虚先生寓居苏州,仍矢志不渝,学习画艺;仍是桀鳌不驯、坚强不屈的个性。文革中,他蒙受不白之冤,身心受到严重折磨,心脏病、胃病、关节炎等病一齐发作,几近危殆。然而,恶运并没有将他压倒,他白天去劳动改造,晚上在那昏暗的煤油灯下画画。一提起笔,就象演员进入角色一般,忘了自己。但是,“命运总是捉弄人”。这位不谙政治,视艺术为生命“画痴”,在一次劳动中撞车,他的3根肋骨及右腕骨折,右手再也不能握笔作画了。“怎么办?”在痛苦中他度过了许多不眠之夜。“我可以放弃许多东西,但不能放弃艺术。”凭着一种不屈的个性,凌虚又一次与命运抗争。他每晚坚持用左腕练习书画,并逐渐进入指挥如意的佳境。
粉碎了“四人帮”,艺术的春天来了。凌虚激动得夜不能寐,他觉得再也不能沉默了,他要用艺术表达对春天的呼唤,从此,凌虚走向艺术更高境界。1979年,凌虚为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30周年,历时3个月画成《百鱼卷》,顷注了对祖国美好前途的歌颂。
金鱼之王
凌虚学画,走的是一条“光荣的荆棘路”,在他80岁那年,因为身体原因,朋友劝他安度余生,离开画室。他却说:“要成功一件事,必须花掉毕生的时间……”至今,他仍不离画画,而且独爱金鱼。在凌先生家中,笔者看到,四壁几乎都有金鱼图。他画的金鱼,或淡墨,淡得有光泽,淡得有层次;或浓墨,浓而不滞,潇洒自如;或着色,色而不死,神采飞扬。专家评说:凌虚的金鱼画,似玉非玉,似霞非霞,不拘一格;或沉或浮、或俯或仰,满纸生机勃勃,尽善尽美。
“要想画好鱼,没有什么捷径可走,也没有什么锦囊妙计,最需要的就是专一”。凌虚先生鹤发童颜,说话时带着淡淡的笑意,给人以真诚平易的感觉。
1955年,周恩来总理率代表团参加亚非会议,曾以金鱼象征和平为礼品,赠送国际友仁。并讲:“中国金鱼至美,为和平、友好、团结之象征,画家宜多画。”总理的话凌虚铭记在心里,从此终日与金鱼为伴,身入鱼场,仔细观察,重视写生。数年下来,对金鱼300多个品种如数家珍。基本上弄清了鱼的习性。由于他传统基础深厚,又与新画法有机结合,终于使其金鱼画,独树一帜,达到炉火纯青的境界,人称“金鱼王”。几十年来,凌虚先后在沪、宁、苏、杭、港等地举办个人画展,并出版画册与专着7种。凌虚的金鱼画,曾多次荣获国际大奖。1996年荣获英国剑桥国际传记中心颁发的“20世纪杰出成就奖”,并被英美等国评为“1994年世界文化名人”、“1993—1994年国际名人”、“1995—1996年国际名人等。
故乡情怀
凌先生从40年代起,先后在上海中国艺专、行知学校、安徽师大艺术系任教。离乡60余年来,故乡湖州的青山绿水,花鸟鱼虫在他心中是那么美,以至时时在他画中领略那种情趣和意境。
凌虚先生在苏州桃花坞的画室里挂着一横匾:“茫万顷斋”,出自苏东坡《前赤壁赋》中“纵一苇之所如,凌万顷之茫然”。以表他对艺术的追求。见故乡人来,他显得十分高兴。说,人老了总要死的,我希望能有自己的作品留给家乡湖州人民。凌先生从书橱上取出自己创作的一幅国画《桃花流水鳜鱼肥》让我们看,那是取材于唐代诗人张志和的那首《渔歌子》词:“西塞山前白鹭飞,桃花流水鳜鱼肥”。说,这幅画是为家乡湖州而作的。
凌先生从小就开始用湖笔作画,对湖笔有着特殊的感情。他说:“湖笔是我们湖州的骄傲,湖州人应该引以为荣,宏扬湖笔文化。”
秋阳西斜的时候,我们走出了桃花坞,我回头望望那刚刚离开了的窗户,心里感受到一种浓浓的乡情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