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杀钟进士

鬼杀钟馗

编辑:看故事网来源:gs.kankanmi.com 点击:次评论

戏角蹊跷亡

清朝年间的一天晚上,京城新开张的吉祥戏院在做破台仪式(旧时戏班演出习俗。凡新戏园落成或旧戏园易主,于开锣演剧前,例有“破台”之举,多在夜间举行,不准有明火,并要避免外人观看)。戏院所有的灯火都熄灭了,前后台的门也上了锁,黑暗中,只有堂鼓声沉沉地回荡着。猛地,四条惨白的细长影子蹿上台来,僵直地左蹦右跳着。旋即,又一个壮实的身影出现,他手擎长剑,和先前四条人影纠缠在一起……这破台仪式,由一人扮钟馗,四人扮恶鬼。因戏曲演的都是古人故事,戏中人物皆属亡灵,新开张的戏院要破台讨个吉利。陡然,戏台上传来一声凄厉的惨叫。待灯火重新点燃后,却见那饰演钟馗之人胸口插着驱鬼剑,已气绝身亡。死者正是吉祥戏院的老板林春风,他今天亲自上阵扮天师钟馗,不想竟落得如此下场。

顺天府府尹凌福彭责命总捕头杨琮即刻缉凶归案。杨琮将嫌疑人——扮演恶鬼的四名丑生带回衙门。丑生们连呼冤枉,但他们提供的一条线索引起了杨琮注意。在仪式进行时,他们突然看到身边多出一个陌生人影,但是待举灯之后人影就神奇地消失了。

翌日,阜成茶园,台柱柳灵犀刚刚演完《钟馗嫁妹》,他接过跟班送上的茶壶,刚喝了一口,就突然倒地身亡了。经仵作验尸,柳灵犀乃中毒而亡,毒就下在茶壶中。杨琮立即将那个名叫梁二的跟班抓回衙门。岂料这梁二竟是个傻子。杨琮觉得蹊跷,两起案件,死者皆是梨园戏角,死时演出的曲目都跟钟馗有关,难道只是巧合?隔天,杨琮听到了风传的谣言,说的是他老丈人,听墨画堂的钟孟山钟四爷家那幅祖传的吴道子的真迹《钟馗捉鬼图》出现了灵异事件,在林春风被杀那晚,画上的钟馗突然就不见了。林春风和柳灵犀都是扮钟馗时死的,想必是钟馗不喜欢旁人亵渎自己的威仪,才走出画作杀人的。那幅画杨琮见过,画面上,豹头环眼、铁面虬髯的钟馗趺坐于地,手持酒碗畅饮,两个小鬼哆哆嗦嗦跌在酒葫芦旁,行将被佐酒。

设计引真凶

杨琮来到钟家,老丈人指着靠窗墙壁道:“你且看吧。”杨琮一看,只见那幅《钟馗捉鬼图》上的钟馗果已踪迹全无,只余下酒壶酒碗及两个小鬼。“泰山大人,这……”“唉,初一那夜,我欲秉烛读书,谁料打开书房的门,就发现画变成如此。”初一正是林春风被害时间。“会不会被人调了包?”“不会,此画与我相伴多年,毫厘之处皆熟稔。我听说画上钟馗失踪之后,京城连续发生了两件命案,作孽啊作孽。”钟四爷喃喃地说道。钟四爷膝下有一儿一女,杨琮的妻子钟霖是长女,儿子钟麒有气魄有头脑,听墨画堂近些年的生意全靠他打点。

转眼到了初七,正值护国寺举行庙会,来的人比往月庙会竟多了许多。原来,人们都听说今天护国寺的露天戏台要开演“钟馗捉鬼”。戏是杨琮安排的,杨琮知道,若今天这台戏能够顺利完成,钟馗显灵的谣言便不攻自破;若那“钟馗”再度显灵逞凶,顺天府也已布下天罗地网,只要他敢来,必然就擒。

云锣“咣咣咣”敲起,“钟馗捉鬼”正式开场,饰演钟馗的主角叫萧英,乃杨琮故交,曾在戏班唱过小生。临近中午,这出戏行将结束,但却发生了意外。只见火花一闪,萧英的戏服下摆突然起火,并迅速弥漫全身。萧英惨叫着从台上跌落,在地上打起滚来,人群立刻骚乱。杨琮大吃一惊,慌忙命人拎水泼救。但为时晚矣,可怜这萧英已然活不成了。

杨琮刚进家门,钟霖就上前道:“相公,爹爹告诉我一件奇事,那钟馗又回到画卷之上了。”杨琮凄然道:“晚了。”钟霖一脸惊诧。杨琮便将护国寺之事告诉妻子,道:“护国寺之局,是我立下军令状后凌大人才应允,如今唯有依军令状一命偿一命了。”很快,杨琮被打入死牢。可两日后,杨琮被释放了,差役告诉他,钟馗案凶手已经自首。杨琮立刻赶往大堂,见凶手跪在堂下,正是他预料之中却又不愿相信的一个人——钟麒。当杨琮得知钟馗又回到画卷时,他便明白,这是凶手“罢战”的意思。凶手能够在钟家书房两番做手脚,那么极有可能就是钟家之人。于是杨琮请凌大人将自己打入死牢,果然引出了真凶。

借鬼报冤仇

原来,钟麒并非钟四爷的亲生儿子,他原名沈醉,家住石家庄,其父沈笠是当地知名戏班德馨社的班主。某日,石家庄知府请德馨社到衙内唱堂会,不曾想,沈笠有两个弟子无意中看到衙内有一对和田软玉雕琢的貔貅,价值连城,暗将貔貅盗走,漏夜远走高飞。知府迁怒于沈笠,将其投入大牢。沈家自此败落。当时只有10岁的沈醉辗转流落到京城,被钟家收养。钟四爷便将其认作儿子,取名钟麒。一次偶然的机会,钟麒遇到了当年盗走貔貅的两人,如今他们已经成为京城梨园的风云人物——林春风与柳灵犀。吉祥戏院破台那天,钟麒提前躲在了前排椅子下面。待破台开始,钟麒就迅速跳到台上,夺过林春风手中的驱鬼剑,狠狠刺进了他的胸膛,而后滚落到台下,躲了起来,等戏院门打开后,趁着混乱溜了出去。之后钟麒把目标对准了柳灵犀。他知道柳灵犀平日下台后必先喝茶的习惯,于是偷偷在茶壶里下了剧毒。

钟麒听说顺治年间江宁曾发生过怨鬼杀人案件,决定依葫芦画瓢。他在听墨画堂也曾学过赝画技术,在动手杀林柳两人前,他炮制了一张没有钟馗的《钟馗捉鬼图》,伪造出钟馗显灵杀人的假象,但没想到,此事很快被钟四爷看出端倪。钟四爷视钟麒为己出,于是决意替其隐瞒。所以当杨琮来查问时,钟四爷一口咬定那幅画就是原画。当京城百姓都认为案件乃钟馗所为后,钟麒以为此事就这样过去了,岂料萧英又要在护国寺开演“钟馗捉鬼”。为了继续圆谎,钟麒只好硬着头皮将萧英杀掉。他从琉璃厂买来一种特制的白火药,用水稀释,而后潜入萧英家,将火药涂在戏服下摆不显眼处。这白火药遇热即燃,初七庙会当天,日头高挂,引发戏服自燃。萧英离奇死亡,虽让钟馗显灵之说显得更可信,但却因此连累了杨琮。见姐夫将丢掉性命,钟麒念及钟家一家老小多年来对自己的厚待,不忍坐视不理,一人做事一人当,毅然到顺天府自首

看故事网更新了最新的故事:鬼杀钟馗

更多故事文章请登录看看米:

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微信

图片 1

01送终

钟家是捉鬼世家。据说,钟家先祖以前是弃儿,没名没姓,却不知怎么地遭了厉鬼,弥留之际被钟馗大天师所救,与大天师结了因果成了师徒,这才有了钟姓。

“读书和捉鬼,你选哪个?”钟家祠堂里,钟老太爷强提精气神缓缓开口。钟仟立在左右。
钟老太爷在钟家辈分极高,年龄约莫有两百来岁。而钟仟虽是个钟家小辈,二十来岁,却已是钟家道行最高者。此刻,钟仟正陪着钟老太爷主持着钟家问心祭。

问心祭是钟家的特殊仪式,传承已有数百年。钟家每代的十岁稚童都要被招来这祠堂接受叩问。选了读书便去兼济苍生,择了捉鬼便去替天行道。数百年来的传承只出过一次意外,那便是钟仟了。

当年,钟老太爷一见到钟仟,便断言:“此子不习捉鬼术,暴殄天物,死路一条!”根本就没给过钟仟选择。

“老祖宗,我选读书。”最后一个端正跪在钟老太爷身前的钟家十岁稚童怯生生地回道。

钟老太爷点头,示意稚童起身离开。

待稚童离去后,祠堂里仅剩下钟老太爷和钟仟,伴着点点烛光。

钟老太爷感慨道:“现在的小孩聪明啊,知道世道太平,读书更有出息。捉鬼术难,学得累,都不想学。”

钟仟吐槽道:“哪是小孩聪明啊,是他们的父母说的,读书更有出息。而且就算日后没出息,也能过太平日子,总好过提心吊胆地去捉鬼。万一送了命,养老送终的人可就没了,即便走了大运,万九千九百九十九没送命,可捉鬼人的百年之后,太爷爷您还不清楚吗?”

捉鬼人捉鬼岂能不与鬼结怨?

捉鬼人死,魂魄未散,万鬼至而食之。

钟老太爷听了钟仟这话,故作委屈问道:“你还在怪太爷爷?”

“哪能啊?”钟仟笑道:“若不是太爷爷您教我捉鬼术,我早就死了。”

钟老太爷颔首轻点,感慨道:“是啊,你天生心窍,又身负魑魅魍魉,是命定的捉鬼人,若不习捉鬼术,早早就被恶鬼啃食干净了。”

“命定的捉鬼人吗?”钟仟苦笑道:“太爷爷,我真的是钟馗转世吗?您就告诉我吧,别把这秘密带进棺材里了。”

听到这话,钟老太爷牵起钟仟的手,眸子黯淡,惆怅道:“唉,你不说,我都快忘了,太爷爷是将死之人喽。之后的事,还有这个家都麻烦你了。”

钟仟摇了摇头,忍住眼泪,笑道:“不麻烦,不会有事的。”

钟老太爷摇头,抬手宠溺地摸了摸钟仟的脑袋,安详地合上眸子,含笑道:“若以后真遇上了聂小倩,也别负了酒儿,那丫头是真心喜欢你啊,一定要回去看她啊。”放在钟仟脑袋上的手无力地垂了下去。这时,祠堂里刮起阴风阵阵,吹灭烛光。

钟仟握住钟老太爷垂下去的手,开了心窍。见钟老太爷眉心有金色魂魄溢出,数十只恶鬼飞扑而来。于是,钟仟轻喝道:“魑魅,魍魉。”

语毕,钟仟身上便有黑气溢出,幻化出魑魅魍魉,飞扑向恶鬼,轻而易举地将它们撕成碎片,吞入腹中。敢来钟家行噬魂事的鬼大多只是些孤魂野鬼,真正有些道行的厉鬼可不敢来钟家闹事。而这魑魅魍魉据说是地府某位阎君豢养的阴物,食鬼而生,可以说是鬼物天敌。钟仟不习钟家捉鬼术,以魑魅魍魉在捉鬼界横扫众鬼。

钟仟捧着钟老太爷的元神,魑魅魍魉护在他左右。这世界在开了心窍的钟仟眼前已经变得面目全非,无尽虚空中浮现出无数扭曲蟲洞。

这蟲洞还有个家喻户晓的名字:鬼门关。活人不能入,死物不得出。当然这也只是说说而已,某些得道高人还是能强闯鬼门关的。至少钟仟就知道一个法子抢闯鬼门关。蟲洞会牵引凡人死后的魂魄进入地府投胎转世,这世间万鬼却不得入内。

钟仟行至蟲洞处,一手举起金色魂魄将它轻轻放入蟲洞,一手掩面而泣。

凡人尚且想求一个好来世,何况是捉鬼人呢?魂魄留在世间的结局只有一个,被鬼吃掉。每个捉鬼人都见过不少鬼吃魂魄的情景,正因如此,捉鬼人才害怕死后被众鬼分食的下场,他们可没有活佛割肉渡恶鬼的大慈悲。

待钟老太爷魂魄渡过鬼门关后,钟仟迈出祠堂,往外踏去,一步踏一步,步步踏千里。两千年前,道家不世出的高人庄子曾言,乘天地之正,御六气之辩,可游无穷。

02大战

捉鬼界有三大家族:钟、赵、苗。几百年前,这三家先祖都是钟馗大天师的徒弟,亲如手足。而几百年后的今天,世间的恶鬼被他们捉得捉杀得杀,只余下些掀不起风浪的小鬼,昔日先祖的情分也已耗得七七八八,家族间的争斗从暗斗升级到了明争。

“各位,我得到消息,钟家那老鬼死了。下一步,我们怎么部署?”一座供着钟馗大天师的赵家大殿,一个寸头老人双手合十跪拜。老人身后还站着三个人,老人,男人和女人。

“钟仟道行高深,我们几人联手也不一定能胜过他。难啊…”另一个老人背对钟馗神像,对着天上弯月颇为感概。

男人和女人是一对夫妻。女人笑道:“老祖宗,那小子不是一直心心念念想找个聂小倩吗?不妨,我们送个聂小倩过去?自古英雄难过美人关。”

“小姐姐,每个少年捉鬼人心中都该有个聂小倩。但要是聂小倩真碍了我的事,我也会灭了她。”突兀地飘来句轻蔑地嘲笑声,下一秒,大殿外出现个人影。正是钟仟。他看着殿内四人,身后腾起魑魅魍魉,直接仰天长啸声:“杀!”似乎是在回应钟仟这啸声,赵家各处都窜起了火光,刀光剑影充斥着赵家,惨叫声此起彼伏。

“竖子敢尔!”中年男子最先从大殿内冲出,手握锃亮宝剑,作天外飞仙状刺向钟仟,结果直接被魍魉从半空中咬下来,躯干多了好几个窟窿,鲜血像喷泉一样喷出来。“木生!”女子大叫着从大殿内冲出来,但还未接近那男子的尸体就被魍魉一记铁尾抽飞,砸向围墙,血肉模糊。

“接下来,你们两个老头是一起上?”钟仟轻蔑问道。

“钟仟,你当真要在祖师爷像面前大开杀戒,行这残害同门之事?”寸头老头指着钟馗雕像对钟仟怒道。

“难不成是假的?”钟仟嗤笑道,“老头,你不会以为一座神像能保得了你?”话完,钟仟握住魑魅化成的斩鬼剑,踏步而出,魍魉口中淌着鲜血在钟仟身侧腾起,咆哮连连。

大殿内两位老者看到钟仟唤出斩鬼剑,心里都是一惊。斩鬼剑,斩鬼亦斩魂。他们摆出手势,跺了跺脚,喊道:“请老祖宗上身。”于是,他们身体泛起金光,面容变得模糊,向钟仟轰出两拳。

“请老祖宗?今天就算是钟馗到场,也要问问能不能赢过老子的手中剑。”钟仟收起笑意,却是一脸张狂。他举剑迎向拳头,魍魉也撞向拳头,金光和黑气形成一道鲜明的分界线。剑与拳分,钟仟倒退三丈,两位老者倒退一步。

“小瞧你们两个老东西了。”倒退后的钟仟握住魍魉的尾巴,魍魉也在他手上化作成一把斩鬼刀。钟仟手握刀剑,笑道:“开始大杀特杀吧。”话完,人影一闪而逝,出现时便是挥着刀剑砍向寸头老者面门。

寸头老者从未想象过人能有这样的速度,太快了,眼睛根本跟不上的,只能依靠本能去防御反击。但更令老者恐惧的是瞬现的钟仟脸上那由黑气勾勒出的鬼面,长着獠牙,透着青光,像活的一样。此时此刻,周身弥漫黑气手握刀剑的钟仟不像是捉鬼人,反倒是更像来自地狱的恶鬼。钟仟手中的刀剑斩鬼削魂,尽管两位老者周身有金光护体,但被钟仟每次奋力一击后金光就会暗淡点,更有些零碎的金色魂魄从他们身体震散出去。金光最后在钟仟三百一十七次重击后完全破碎,之后,他仅用了一刀就剥夺了两位老者的生命。钟仟漠视他们的残余魂魄被众鬼分食,咳出一口血,喃喃自语道:“今日我要是不杀你们,以后就是你们灭了我钟家啊。”

三日后,钟家无名小辈向钟仟报告道:“报告家主,赵苗两家捉鬼人已被悉数歼灭。”

钟仟嗯了一声,吩咐道:“通知下去,我要召开家族会议。”

“呃?”无名小辈有些发懵。

“还愣着干嘛?快下去执行啊。”钟仟催促道。

钟仟是钟家史上最任性的家主了。在此次家族会议上,他单方面宣布自己卸任家主位。“这家主位置,你们看着选吧!反正俺不当!”钟仟撂下这句话就跑了,“俺要找媳妇去。”只留下钟家众人无言以对。

03见鬼

钟萱筱是钟家最水灵的姑娘,风华正茂。她父亲钟凌云是当地最有钱的富豪。钟凌云生意做得很大,得罪了不少人。只是他做梦都没想到有人会请鬼来害他,准确地说,是害他女儿,这可就触到钟凌云的逆鳞了。他立马请来了家族里的捉鬼人,可他没想到的是,前来捉鬼的会是前任家主钟仟。钟仟小跑着来到钟凌云面前,握住他的手,笑道:“凌叔,你叫我小仟就好了。”

钟仟已经来到钟萱筱家里三天了。但他什么都不做,整日望着远处的青乌山发呆,傻笑。

“爸爸,你看他哪里像捉鬼人了?”餐桌上,钟萱筱凶巴巴地瞪着此刻和她抢鸡腿的钟仟,怒道:“我看他就是来我们家骗吃骗喝的。”钟仟此刻不穿道袍,不背桃木剑,不负八卦镜,只是穿着T裇牛仔裤,的确和世人心中捉鬼人形象不符。

钟凌云对此只是笑道:“闺女,爸爸跟你保证世上没有比小仟更厉害的捉鬼人了。”钟仟闻言,高傲地瞥了钟萱筱一眼。

“就他?”钟萱筱鄙夷地回了眼钟仟。

钟仟点点头,笑道:“没有鬼害你,你只是遇鬼了。”

“啊?”钟萱筱惊讶,“这世上真有鬼?”她虽然出生在捉鬼世家,可从来就没见到鬼,又接受了多年的科学教育,自然是很怀疑这世界有鬼神存在的。

钟仟打趣道:“你若肯闭上眼,我就让你见见鬼。怎么样?”

钟凌云忙打断道:“小仟。”

钟仟摆手,说:“没事的,凌叔,我有分寸。”

钟萱筱抿嘴,似乎是在郑重思考。

“怎么样?”钟仟敲桌,循循善诱,“这世上可没有几个人见过鬼啊?”

钟萱筱似乎是下了很大的勇气,视死如归道:“好。”

钟仟见钟萱筱闭上眼后,从裤口袋里抽出一条黑带,把她眼睛蒙上,笑道:“我信不过你。”

钟萱筱气急:“你!”

钟仟用筷子夹起煎带鱼片,笑道:“把手举起来。”钟萱筱依言举起双手,钟仟把带鱼片把她手蹭了蹭,问道:“什么感觉?”

“滑滑的。”

“闻闻看。”钟仟把带鱼片夹到钟萱筱鼻尖。

“挺香的,像是被油炸过一样。这就是鬼的气味吗?”

“尝尝。”

“钟仟!你让我吃鬼?”钟萱筱气不打一处来。旁边全程见到这幕的钟凌云哭笑不得。

“放心,不是鬼。”钟仟似挑衅地把带鱼片往钟萱筱的朱唇凑。

“带鱼?”钟萱筱不确定道。

“嗯。”钟仟把带鱼片夹到钟萱筱碗里,替她解下黑带,说:“这个事例可能不恰当,但见鬼原理大概就是这样:人有五感,触觉,嗅觉,味觉,视觉,听觉。每多一重感觉就越接近一分事物的本质。所以,试问如果再多一重感觉,是不是就能见鬼了?”

“忽悠,你接着忽悠!”钟萱筱不以为意,讽刺道。

“捉鬼人把这种能见鬼的感觉称为心窍。这世上有些人先天开了心窍,譬如我,太爷爷,还有凌叔。”

钟萱筱吃惊:“爸,你能见鬼?”

钟凌云点头回应。

“凌叔虽然未习捉鬼术,但先天就开了心窍,不然,凌叔怎么会觉得有鬼要害你?他是见了你身上的鬼气。不过你一个小姑娘,寻常厉鬼哪会费力气来害你。
 ”

钟萱筱沉默。

他又继续说下去:“鬼能害的人,大多得和它有因果牵连。因果这玩意,我也说不清,但它确实存在。”停顿一下,为了提高逼格,添了一句,“菩萨畏因,众生畏果。”

钟萱筱还是沉默不言,低头看到碗里的带鱼片,突然骂道:“骗子!说好要带我去见鬼的!结果就让我见了带鱼片!”

“你真想看鬼?”

钟萱筱点头。

“那我得先告诉你,这世上人吃人的事不多,但鬼吃鬼还是挺多的。你若想见鬼,就先做好心理准备。”

钟萱筱转头看向钟凌云,问道:“爸爸,他说的是真的吗?”

钟凌云点头,正准备开口阻拦,却听钟萱筱骄横道:  “不管,
 那我也想去看。我做好心理准备了。   ”

“那好,我就带你开开眼界。”说罢,钟仟抓起钟萱筱的纤手,笑道:“把那个不长眼撞上你的鬼给捉了。”

钟萱筱本想抽手,却感觉眸光一闪,空中浮现出白色“漩涡”。

“你若把手抽了,就见不到鬼了。走吧。凌叔,我带她去逛逛。”钟仟牵着她,走出别墅。

“哼!”钟萱筱强词夺理道:“想吃豆腐就直说!”

钟仟没搭理她,自顾自介绍道:“这漩涡就是鬼门关。世上很多人都希望来生能大富大贵,可往往他们死后的魂魄就被恶鬼吃了,只有少数能穿过鬼门关,求个来世。”

“至于鬼怎么来的,大抵和志怪书上写的差不多。他们也大多长着生前的模样,鬼虽然不用吃饭喝水了,但还是需要捕食的,而他们的食物只有两种:鬼或者魂魄。喏,那就有两只互啃。”四下无人,钟仟指了指街角。

钟萱筱便顺着钟仟指的方向望去,果然看到两只鬼在互啃,躺在地上的那只鬼已经不会动弹了,头也被啃了一半了,趴在它身上的另一只应该是女鬼,黑发及腰,用力撕咬着,不过都已经是鬼了,撕咬时自然没有血液喷溅,有的只是雾气消散。

钟萱筱许是重口味动漫看多了,心中不觉害怕与恶心,反倒是表现得有些兴奋,拉着钟仟就往那边跑去。

钟仟小声提醒道:“那位大姐应该就是不幸被你撞上的鬼了。你看着啊,我去灭了它。”

钟仟唤出魑魅魍魉,直接往那女鬼袭去。女鬼立马弃下啃了一半的鬼,节节败退,不时高喊:“大仙饶命!”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