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地观察2016玉林夏至狗肉节

图片 1

pull-right” data-tag=”share_1″ >

实地观察2016玉林夏至狗肉节

6月21日,玉林狗肉节如期而至。每从夏至这一天,玉林人就有吃狗肉的习惯,也正是荔枝上市的季节。夏至、狗肉和荔枝互不相干的词语就连在一起。从2011年开始,有些组织为了某些需要和目的,媒体不断在夏至前一段时间对玉林人吃狗肉开始炒作并密集报道。使爱狗的阵线分成两个派别,一派爱活狗,一派爱熟狗,相互纷争,使玉林名声远播,更引来八方食客,今年盛况如何,本人再一次实地观察,实录如下。

玉林垌口市场
今年到垌口市场比去年更加难泊车,因为市场周边住户明显买了很多车,所以难找地方。

本人数了一下,市场内卖狗肉仅仅是五个大的摊位,每个摊位最多才三十多只狗。问摊主今年生意如何,由于今年的情况有所改变,政府采取的措施不同,主要原因运到玉林的食用狗受到一定的限制,因此垌口市场这天的狗肉上市明显减少。狗肉的价格,问了三个摊位,每市斤报价在24元到27元不等,由于我们不是玉林口音,也不打算买,加上摊主有点排斥有可能价格并不准确。

今年垌口市场对外来人拍摄有所限制,市场有一个挂胸牌的管理员,不时对拍摄者进行劝阻。并询问拍摄者来自哪里。甚至被请出去,或许印证了不配合、不允许媒体采访的低调措施。也许我来的比较晚一点,今年没有看见明显的拍客和记者,更看不见歪果仁人踪影。

爱狗人士
自从“玉林狗肉荔枝节”以来,总会有动保人士和动保组织人员来到玉林,在大市场附近是每年狗贩和爱狗人士交集的场所,也是各路记者采访集中区。今年玉林狗肉节,在现场已经看不到激动抗议的爱狗人士。至于大牌著名的爱狗人士是不会缺席了。
爱狗人士之一:杨晓芸
杨晓芸去年在玉林回去之后救狗的经济账受到质疑,陷入骗捐疑云,来玉林之前,本人曾经联系过天津爱狗人士杨晓芸,去年她给我的电话打不进。以为不会来了。但出乎意料的是。杨晓芸上午10点左右曾经现身大市场,不见去年的助手,而是两个年轻人跟着她,来到大市场引起了在场人的围观和质问。她也没有带买狗的狗笼之类的东西,或许由于今年的经费明显减少。既没有像2014年时花15万高价买狗那样宽绰,也没有去年那样爽快。杨晓芸说并不打算买狗。一会上了出租车早早离开了大市场。
爱狗人士之二:杜玉凤

杜玉凤,四川广元市博爱动物保护中心人士,因为浙江金华湖头狗肉节而关注到玉林,是反对“玉林狗肉节”的标志性人物之一,非官方主办的玉林狗肉节似乎使杜玉凤等爱狗人士找不到论理要领。律师声援团队逐年减少。经过一个上午的躁动,围观的人群逐渐散去,牵着狗来带大市场寻找买主的狗贩也只剩下几位,爱狗人士只看不买令狗贩有点失望。午后,在百诞路的名门宠物店,杜玉凤好像没有什么事要做,不时走动几下,用消毒水喷一下。也没看见那个是她买下来的狗。她跟我说,前两天从四川过来,一共有8位爱狗人士,我问他今天买了多少只狗,她说:不是买,是救,这几天救了十几只。我问她你买狗的数量和类型与去年狗肉节有什么不同,她说不变。其实和他们一起救狗同行也说,因为今年费用问题,也买不了多少。名门宠物店老板娘对我说没有看见杜玉凤买狗。也就是说当天一只狗都没有买。一个非常年轻的男孩在她指点下买了一些宠物的药物。

爱狗人士之三:杨玉华

杨玉华,重庆爱狗人士,64岁。与杜玉凤、
杨晓云、片山空等爱狗人士齐名。在名门宠物店门前,有一个铁笼内装了四条狗,据说是她买的,另外有绳子牵着有两只,相对于杜玉凤,她显得有点忙不过来,一会给狗喂水,一会喂肥料,喂蛋,一会喷消毒水,在宠物店内买了很多宠物的药品和食品。据声称来自广州爱狗人士莲姐介绍。杨玉华是一个不怎么张扬的爱狗人士,她做得很实在,她在重庆的爱狗基地救助有600条狗,而且养的很好。希望爱狗人士能资助她。我问她怎样把狗带回重庆,她说准备用车运。我看到有一个铁笼内的宠物狗好像奄奄一息。我观察一段时间后,她好像没有再打算去狗贩的那里买狗,对狗贩送上来的狗好像没有兴趣买了,而是在照顾那几条已经买下来的狗,时不时有他们的团队对她的救狗举动进行拍摄。

今年的媒体没有前两年的那么张扬了,拿摄摄影设备的人很少了,如果有拿着拍摄设备的记者拍摄,许多人就拿出手机对着他拍。互相对拍也形成今年一道风景线。据说有个凤x电视台被群众挡在大市场外边。腾讯的大v拍客也是用手机连线。据说不少媒体都婉拒了动保机构采访的要求,当我上车离开百诞路时,动保人士还以为我是媒体记者要求采访他们。说明媒体开始冷落这些行为了,更理性对待玉林狗肉节了。

江滨路

火辣的阳光炙烤着,玉林街头闷热难耐。江滨路因为是吃狗肉的地方已经盛名多年。成为八方食客聚集之地,更是爱狗人士与狗肉食客间的对峙、纷争、谩骂、甚至肢体摩擦的地方。也是媒体关注的地段。
去年改造的江滨路今年基本上已经完成。狗肉店的招牌做得非常耀眼夺目。但已经把“脆皮狗”改成“脆皮肉”了!中午食客开始进入江滨路的几家狗肉店了。从去年开始,食桌不能摆出街道了。因此店内非常拥挤。两层楼的玉林第一家脆皮肉店内坐的满满当当。等着吃狗肉的人在排队。我在垌口市场遇上来自广东佛山的食客已经早早来到了那里。

由于今年荔枝迟熟,因此荔枝比较少,在江滨路路边摆卖荔枝的商贩比去年少了很多,在一家狗肉店前只有一摊荔枝摆卖,人们只试吃而不买。桂味荔枝卖到10元一斤。因此,吃狗肉的同时吃荔枝的人不多。

高佬狗肉店是最早挂牌玉林第一脆皮狗的狗肉店,前几年上电视,被推倒风尖浪口,去年已经改名了。从表面上看,中午的江滨路没有去年热闹,但高佬狗肉店的老板娘告诉我今年的生意比去年好,中午已经卖出了150多只狗。

今年的狗肉店熟狗肉价格为40元一斤。高佬狗肉店隔离的弟海狗肉店为35元一斤,但计量的方法不同,数量跟40元一斤的量相当。狗肉店卖出的狗肉数量一般是6斤起卖。最少不能少于3斤。所以品尝狗肉必须呼朋唤友才能吃完。

接近下午五点,江滨路人流逐步多起来,各路食客纷纷而至。脆皮狗肉店内已经摆上狗肉,并押上一张写有定席的先生小姐的名字、电话、狗肉斤数的硬皮纸。傍晚6点,很多食客已经找不到位置入座,江滨路其他的小巷原来经营鸭鸡的饮食店也改成卖狗肉了,以满足食客的需求。

晚上7点,应该是爱狗人士以及歪果仁出现的时候,但一直到了八点,连踪影都不见,没有人发宣传单、没有人演讲、也没有人起哄。更看不到“狗肉那么香我想来尝尝”的文化衫背影了。6点左右曾经有人举牌,但许多人凑近去看原来是一家小家电公司营销空调的广告行为,但这个举动也被维持秩序的人挡在三百米以外。
令人奇怪的是竟然没有媒体在江滨路出现。连活跃vice记者也不见踪影。

今年政府是做足功夫,城管、交警指挥有序,吃便当的便衣更是遍布每个角落。在200米开外几辆特警车辆在待命。

在这座被卷入争议漩涡的城市,爱狗人士与狗肉食客间的没有正面的对峙,但仍旧鲜明对立,虽然没有了肢体碰撞,没有了举牌抗议示威,尽管争论之声仍充斥着网络,玉林人仍旧过吃着狗肉,喝着荔枝酒,过着夏至这个传统节日。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
Website